绿萝不咕咕

【瓶邪】道上都说金丝雀是个疯的

看前两天金丝雀和靠山的找文图,给人直接笑飞了。半夜激情码字,神志不清还请见谅。
道上人对金丝雀印象变化发展史如下: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中国盗墓行业有过几段极为繁盛的时期,古时候荒年寻财,规模最大要数皇家。近现代则是派系混淆,道上是人是鬼多少都知道些老九门的威名。而知道老九门的人也肯定听说过另外一个名字——“吴邪”。

吴邪是老九门中吴老狗这一家的独苗苗,出生起就赶着新时代的潮流,从不作奸犯科,从不偷税漏税,好好学习天天向上,与九门和地下的事不沾染分毫。
底下的人们都传吴家到了这一代要彻底脱离体系,跟着二爷三爷混还有口饭吃,跟着小三爷就只能看铺子玩扫雷。
久而久之这帮少有文化的土夫子们不知道从哪掏出一个词来,是人都说这词适合形容吴邪——“金丝雀”。

这词合适,吴家小三爷生的眉目清秀,气质又温和,一把江南水养出来的嗓子虽然比不上解家小九爷的透亮,但听着也有如风拂面的温润。
金丝雀嘛,用金子造个雕花笼子。漂亮的小鸟在里面过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的生活,高兴了叫两声,难过了睡一觉。吴邪的前半生大抵如此。

可谁能想到呢,就是这公认的金丝雀,在短短几年时间里走遍了国内名山大川,下了一个又一个险斗,与一个天大的阴谋纠缠不清。半路出家能做到这个份上还活着的,仅此一位。
大家伙又说,这是金丝雀笼子好,吴家三爷带着教着,吴家疯狗潘子也誓死护着不说,哑巴张和王胖子两位都心甘情愿给保驾护航。这雕花笼子质量可不是一般的高,有哑巴张做靠山,谁都不敢乱打主意。

可好景不长,三爷失踪的突然,吴家乱做了一锅粥。跟着三爷的人大多服潘子,他在还能压得住。谁知哑巴张和王胖子又出事的突然,四姑娘山上一颗石子,害的张家古楼里的人音讯全无,霍家解家也不得安宁。
营救进行的并不顺利,潘子折了,吴家彻底压不住了。哑巴和胖子救出来后也没能留住,哑巴张去守门,王胖子留在巴乃,吴邪身边突然就空无一人。

上一辈人都还记得,那几年吴家光景不好,金丝雀的笼子一夜之间坏得彻底,谁都想来分一杯羹。无数的手向吴邪压去,让他服软,逼他认命。

不逼不知道,一逼吓一跳。小三爷扛起三爷的大梁说一不二雷厉风行,只用短短几年时间就整顿了吴家势力。
他手腕硬,说话甜,给下面的福利待遇不比国企差。一句“阿弥陀佛和气生财”挂在嘴边,两边都好做生意,道上人都叫他一声小佛爷。
底下的人又偷摸编排金丝雀,说吴家笼子里关的其实是个火属性金丝雀,一把火烧过去烧出只凤凰来。

本以为日子这么稀里糊涂过下去就拉到,可大罗金仙来了也想不到,金丝雀后面能疯成那样。
吴邪去了趟西藏,回来后第一个月,吴家上上下下所有的人事物被彻底的洗清了一遍。那几日金丝雀手上从账本到枪不停循环,几天下来盘口萧条了不少,空气里还有丝丝血腥味飘荡。
有人偷偷猜测,吴家这是要变天了。结果先变了天的是解家。

北京一声死讯传出,全国各地的倒斗界都泛起波澜。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解家的利益吸引了数不清的人来京城奔波付命,一股冥冥之中的力量似乎控制着一切。
北京的暴乱只是开头,沙漠中发生的事情才真的恐怖。吴邪带着一波又一波的人前往古潼京,却少有人活着出来。他就像一个漩涡,身上有致命的引力引导着事情发展,不管他下多狠的手段都有人前仆后继的跟随。大概只有两三年的时间,道上好手死伤近半数,所有人都被吴邪卷入一张巨大的网里,更可怕的是谁都不知道他计划的全貌,每个人都顺理成章的成了他的棋子,按着他的构想做事,棋子是看不到执棋者的。
倒斗界被彻底洗牌,汪家人浮出水面被摧毁殆尽;张家人元气尚未恢复,和吴邪的关系又说不清道不明;九门只剩三家,吴家牵头重组纪律。国内但凡和地下沾边的人都得敬吴邪一声爷。

眼看吴邪和哑巴张的十年之约要到来,墨脱又传来了死讯,吴邪死了。这回道上不再人人惦记,反倒人心惶惶。谁都不知道这疯子到底在打那个算盘。后面道上肃清的干净,吴邪顶着个秃头和一条血痂还没掉光的割喉伤回来了。你瞧瞧,这哪有半点金丝雀的样子,活脱脱一尊活阎王。

道上人都说金丝雀为了那座缥缈的山疯了。原本温润的小郎君换了副凶狠的夜叉皮,神挡杀神佛挡杀佛。这些年他瘦的过分,精神极差,烟是时刻不离手。脖子上横着的一道疤张牙舞爪,似乎要把他拆吃入腹。见过的人都说他活的像是在透支自己,燃烧生命去做一件事。
他做成了,所以没人敢说什么。可是然后呢?十年之期已到,那座山要回来了。

接人那天排场摆的盛大,车队从潘子面前一路浩浩荡荡开到长白山。这时已经没人再私下叫吴邪金丝雀了,大家都叫他蛇精病。当年笼子里关的根本不是火系金丝雀,而是只剧毒无比的疯蛇,剧毒无比!

人都传小三爷这趟把哑巴张这位靠山接出来,肯定又是一阵腥风血雨,看架势隐隐有吴家独大的趋势。聪明的小朋友已经开始为自己谋后路了,不聪明的也知道要依着小三爷。

……

这次别说大罗金仙,就是海内外各路创世神来了都想不到,吴邪整这么大的排场真的就只是接个人,回去吃顿饭就安排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,留下一地小朋友在晚风中凌乱。

蛇精病老大的名声还没捂热乎几年,他就带着靠山和胖子一起跑福建去养老了?这是要唱哪出啊!
农家乐里那个笑的温柔的小老板真的是吴邪吗!说好的蛇精病呢?跟靠山撒娇就那么好玩吗?平常五米能跳现在三米要抱是吧,阴险狠辣那个字和你现在沾边啊!
道上小一辈的没见过从前的天真无邪金丝雀,纷纷表示受到了巨大的打击。老一辈的倒是都达成了共识。

这是蛇精病使命完成,金丝雀追着靠山回来了。


(熬不动了睡觉睡觉)

评论(155)

热度(39445)

  1. 共2442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